财经频道> 要闻

外卖小哥生存调查:有人买了城市学区房 有人坚持写诗

 去年,朋友圈刷屏的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把外卖小哥这个群体的困境推到了公众面前。近期,第一本聚焦外卖群体的非虚构写作《中国外卖》则像一部纪录片,更加细腻地呈现他们在城市中工作与生存的各种悲喜。

  谁在送外卖?他们为什么要送外卖?除了大家都知道的“系统算法”,他们还面临哪些困境?外卖小哥虽然每天都在小区出入,但更多时候他们只在紧闭或者微开的房门后面短暂出现,是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通过近两年的实地采访,与近百位外卖小哥深入交谈,作者杨丽萍试图在《中国外卖》中还原出一件件黄马甲、一个个蓝头盔背后,外卖行业的真实情况,以及一个个鲜活的人的人生经历。

  平台把外卖小哥称为“骑士”,但众所周知,这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职业,绝大多数人入行都是为了谋生。统计显示,外卖小哥中75%曾经是贫困人口,如《中国外卖》中的楚学宝、黄远义、胡超超等,46%负有外债,如书中的刘海燕、老曹等。

  一场猪瘟下来,黑龙江的刘海燕夫妻养的上百头猪都死了,不仅婚后多年的积蓄全数耗尽,还欠下几十万元外债,夫妻俩没办法只好到深圳打工,最后送起了外卖。这在外卖大军中非常有代表性,美团发布的《2019年就业扶贫报告》和《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平台有25.3万人靠跑单脱贫。“外卖这种劳动改变了小哥们的处境”,杨丽萍说,这句话看起来很空,只有和他们接触后才会有直观感受。在深圳打拼8年,刘海燕夫妻基本把外债还清了,还用跑单攒下的钱开了一家电动车店。能干的老曹甚至在准一线城市杭州买了一室一厅的学区房,杨丽萍采访的外卖小哥中,有两位在做外卖的城市买了房。

1 2 3 ... 14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 责任编辑:杨宵敏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