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热线财经> 要闻

“省外工作月入2万,爸妈还是嫌我没出息”

 

    你永远无法猜到东北人能对大海有多向往。

    吉林的阿新每周一次家庭通话,其中大连的出场时间得有一刻钟。

    这次是二姨的儿子“狗撵鸭子呱呱叫”,在大连当会计。

    下次是和你爸喝酒那王叔“土地爷放屁,真神气”,女儿考了大连的税务局。

    至于在北京工作的阿新,她妈的形容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当初不听劝,不去大连。

    “北京有个什么劲,连个海都没有。”

    “真让我替你感到悲哀。”

    02

    “月薪两万的外地工作,

    我妈却觉得没面子”

    “去哪儿”和“做什么”,这是中国大学生找工作前面临的两大审问。

    有时,“去哪儿”的重要性更大一些。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对长辈来说,年轻人嘴里的那些新兴职业未必能听懂。

    但“去哪儿打工最有面子”的道理,还是能“传授传授”的。

    想要厘清长辈心中的工作鄙视链,就要先明白,“赚得多”和“有面子”未必是一回事。

    就像湖北孝感的李哥毕业时,和家里交代要去深圳,在腾讯工作。

    亲戚们的一致反应,是“私企不太行吧,但深圳不错”。

    李哥爸妈炫耀时,从不提起他的“私企工作”,而是微微一笑地“去深圳工作,有出息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海热线综合 作者: 责任编辑:杨宵敏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