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热线财经> 科技创投

科技巨头的发展会带来垄断?英国智库:不必过分担心

  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的电商,腾讯垄断了中国的社交媒体,在海外Facebook是人们无法绕开的社交巨头……这样的科技巨头引发了人们对垄断的担忧,正如20年前人们对微软的担忧那样。

  尤其在欧洲地区,谷歌、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多年来不断遭受来自欧盟的严苛调查和天价罚款。英国甚至已经考虑向亚马逊征收“亚马逊税”。

  那么,科技巨头们的垄断是否阻碍了公平竞争?

  英国顶级智库——亚当斯密研究所最近撰文为科技巨头可能造成的垄断进行辩护。

  已经投身总统大选的美国民主党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近期表示,如果她能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胜出,就要把亚马逊、谷歌、脸书等科技巨头企业拆分,以促进科技行业的良性竞争。正如我们所见,并不只有伊丽莎白·沃伦忙着编故事为她的选举制造话题,人们对科技巨头的垄断效应的确有着极大担忧。然而,通过监管、拆分等行政手段,更多的权力最终流向了官僚机构,而不是自由市场参与者。

  科技巨头们(的垄断)带来的实际影响到底有多大?这时,我们可以试着从家庭——这一重要的人类经济单元——的维度来思考。科技巨头们通过线上模式介入市场对市场产生干扰,到底是加剧了竞争,还是相反?

  看一看英国的超市业或许不失为一个巧妙角度。这些年来,我们做了几项调查,对超市巨头展开研究,看看他们是否瓜分了国家市场。从中我们的确可以看到寡头垄断的迹象——英国超市业的利润率全球公认较高,可达到约6%到7%。

  200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

  在农村地区,71%的人口在15分钟车程内就能够找到至少一家大于1400平方米的超市,而13%的人口在15分钟车程内可以从至少4家面积超过1400平方米的不同品牌超市进行选择。

  这表明大部分英国城乡人口能够在合理车程内,从至少两家超市中进行选择。但是这些国家层面的数据指标会掩盖掉大量的地区变量。根据报告,我们可以评估出各地区超市零售有着很高的市场集中程度。

  8年后,2016年的一份报告则指出:

  90年代,英国超市行业起初由四大参与者组成:Sainsburys, Asda, Morrisons和Tesco。随着在线商店购物、送货上门和点击取货等模式的引入,电商销售模式突飞猛进,英国也被预测称为2020年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商市场。随着包括纯在线零售商Ocado和Amazon Fresh等新玩家的加入,线上超市的市场份额也发生了变化——根据食品的销售额,Tesco, Asda和Ocado位列线上超市零售商榜单前三甲。

  市面上很多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超市也会改变自身模式。一家提供商品配送的超市与当地拥有实体店的超市很可能就是同一家。但有一个甚为合理的的经验法则——即便下沉至最偏远的农村地区,这国家的每个家庭都已经被至少4家线上超市覆盖,并能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

  4,是一个重要数字。对于(英国)竞争委员会而言,任何一个地方有4种以上的选择,显而易见地,这个地方就不存在竞争问题。

  我们也可以看看其它指标——研究过超市行业股价的人都很清楚,在过去二十年,零售业的利润率已经崩塌。

  毋庸置疑,亚马逊是家巨头公司。如今,人们都说亚马逊提高了零售市场的集中度并减少了竞争,但事实情况却又不甚明显。那么,我们对亚马逊的较劲管制到底师出何名呢?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一定不会像监管机构一样,仅仅是为了更强监管和更多就业。

  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这只是佐证了一直以来的争论——垄断者或寡头,未来在不同的时间节点,终将会被充满变化的先进科技所消灭。而这也即将发生在我们所担忧的事情上,因为历史早已说明了这个问题。

  (文章来源:投中网)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投中网 作者: 责任编辑:杨宵敏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